您的位置:首页 > 健康资讯 > 正文

杏仁医生CEO马丁医生:先解决医生的问题,再解决医改的根本问题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1-01-10

2018年3月23日,亿欧在广州举办GIIS 2018第三届医药未来领袖峰会,业界大咖围绕中药现代化与时尚化、创新药研发、医院管理与发展、药事管理、两票制、医药新零售、跨国药企、医药投资等热门话题进行了交流分享,以期在认知层和方法论给行业带来新思考、新启发。

会上,杏仁医生CEO沈扬(马丁医生)做了主题为《共享医疗模式下,如何打造医疗服务闭环?》的主题演讲,他主要观点如下:

1、如果看整个医药行业,不管药品或者治疗,最终是医生来指定患者该享受什么服务,该吃什么药,不是电脑,不是医药代表,也不是医院,而是医生;

2、如果不能解决医生的问题,我们永远也无法解决医改的根本问题;

3、患者需要的服务和商品是什么?是医生的服务。整个生态圈就是新医疗的概念。

以下是演讲全文(有所删减):

各位好,我是杏仁医生的CEO兼创始人马丁医生。其实我是有20年的工作经验,原来做过临床医生,后来做医院管理,后来做医疗信息化。

杏仁医生到底是什么?我觉得是一个医疗服务平台,希望通过我们这个平台,能够给患者一个优质的服务。但是服务模式是不一样的,我们希望服务好医生,给他一个优质的职业平台,所以他能够更好的服务病人。可能前面有药企、下面有患者,单总刚才也介绍了中间有医院平台。今天我的演讲可能是在重点上突出另外一个角色,那就是医生。

如果看整个医药行业,医生这个角色还是非常重要的,不管药品或者治疗,最终是医生来指定患者该享受什么服务,该吃什么药,不是电脑,不是医药代表,也不是医院,而是医生。

医生这个职业,前面廖厅也介绍了,这一轮的医改会看到很多变化和突破,我觉得最基础的是要回到医生这个职业。可能对他的职业发展本身有什么梦想,有什么愿望。相信中国的医生上大学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想到了希望我能学习八年的时间,再工作十多年的时间,终于可以达到主治医生的位置,可以一辈子给政府打工,在体制内执业。

其实当医生是很艰难的事情,学习时间最长,最初可以说每个医生本来也有未来的梦想,也许有一天我可以起床跟家人在一起,也许有一天可以走到自己的工作室,在这里有荣誉感,有社会地位,也有相关的收益。毕竟大家可以看到,180个国家里面的医生这个职业就是社会地位第一,受到尊重第一,收益也是第一位的。

如果回到医疗行业,最根本的问题是什么?如果真的要解决患者的问题,首先要问一个问题了,我们是不是要先解决医生的问题?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,我们永远也无法解决医改的根本问题。

我们在2014年开始推出这个平台,就是希望给医生一个执业平台,2016年开始往线下走,希望能给医生一个线下的共享事业的门诊,同样线上可以执业,线下也可以发展自己。这是沈阳的第一个多点执业的工作室。到今天为止,杏仁医生已经发展了五个点,东南西北,为医生提供这个工作室,我们现在也是全国最大的。

在工作室里,最大的房间不是患者的休息室,而是医生的休息室。前面第一位贵宾的演讲中说到,医院原来是主要服务者,下一步要不要考虑医生作为主要角色?使医院变成一个平台?很高兴今天可以介绍我们已经落地了这个平台。

现在全国有43万个医生在我们平台。2013年是第一家推出医生的线上的工作室,那个时候很多人还是在提供挂号的服务。2016年,我们也首创了线下的共享式的门诊,同样为医生服务。在这里,我们落地了5个点。

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?要考虑政府指定的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?我只总结一下,大家都听到家庭医生的趋势,分级诊疗,医联体等等,很多人都忙各个小工作,但是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最大的目标是什么。

国家已经决定了把体制内,公立体系变成全民医疗的体系,希望给老百姓以基本的医疗保障,硬件08年开始落地,付费方08年也落地了,政府已经决定了买单,已经有硬件,下一步要把体系改变,给每一个居民的家庭医生,通过签约的形式,医联体,分级诊疗,再控制整个看病的流程。但是你一分钱都不用付,北京去年把挂号费在三级医院已经变成了1块钱,所以今年明年会看到越来越多的限制在体制内,但是不管你有钱或者是农村医改,偏远地区的爷爷奶奶,国家会保障你最基本的医疗需求,我非常认同这个体系。

另外会看到体制外,市场化医疗会有越来越多的布局,不管是医院商业保险等等,但是医生这一块,很多人还是在忽略。

如果你真的分析的话就会发现国家已经发布了122个政策关于多点执业,已经有19个省市公布了医生可以出来多点执业,也不需要他们的第一个单位的书面同意。而我今天可以跟各位说,这里没有创意,很多国家都是这样的。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医生,本来是有三个执业路径的:一个是体制内,一个是自由执业,还有一个是多点执业。我三天在公立医院里面工作,一天在自己的工作室工作。而这一天赚的钱比三天在体制内赚的钱的三四倍。

我刚才说的是我最好的朋友、同事,他是一个外科主任,澳大利亚体制内赚的是500澳币半天,体制外一天半赚的接近1千万。他为什么留在体制内?他是个主任,他希望做科研,他真的在体制内里面希望为人民服务,带学生,这本来是体制内的定位,国家也不抱怨,我没办法给你高工资,但是给你多点执业的机会去提升你的收入,这也是最大的意义。

对医药企业来说,体制内是定位为老百姓的基本医疗保障,所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基本药品的目录。而国家要的是性价比高的治疗方案,但是在体制外,也要考虑一下怎么注意医生的角色,推动你的特效药。有差异化的药品,他们是作为你主要的角色。

杏仁医生顺着这个,你们知道很多APP是从我们发布之后切入不同的点,要不是药品,要不是中药,要不是这个,要不是那个。但是今天我也可以打击这个思路,医生类似于一个服务者,如果看一个木工要找一个家具,给他一个螺丝刀,他做得到吗?没有其他工具是做不完的,这也是为什么杏仁医生从第一天一步步落地整个生态圈,从前期的看病到之后的随访用药取药,全部在我们平台里面可以完成。中药、西药,基因检测,线下全部可以在我们的平台里面完成,才能真正的提供医生服务,否则就是一个开药工具。这是最大的差异点。

在杏仁医生上有几个流程,不管是看病或者是开刀或者是任何流程,整个节奏可以在我们平台上完成,从医生预约房间到病人预约房间到看病,随访到用药,全部闭环。很多APP可能根本没有把医生的角色和中药的供应端,也没有把医疗的生态圈形成起来。

我们在各个节奏的量上已经有一定的突破,加上到开刀。特别高兴得看到寥厅长也提到了日间手术中心的概念,也可以看到从术前的检验检查、艾滋病、血常规,星期一做完之后周三过来开刀,后期的随访和用药全部在我们平台上可以完成。

整个生态圈就是新医疗的概念。大家都听说过新零售,就是希望把消费者直接连接到他所需要的商品,把中间的节奏砍掉。回到医疗行业,这个并不是无人医院的概念,如果是无人货架,那我要的只是一包薯条,我要吃东西。但是患者需要的服务和商品是什么?是医生的服务。通过我们的平台,我们希望能够把一个患者连接到他的医生,最有效的流程,中间的节奏全部打掉。通过我们的大数据到大健康的平台,线上线下共享医疗平台,已经全部落地了,而且现在是全国最大的。

到2016年,我们走到线下。如果我帮医生算个帐,会发现他自己开个诊所,过了两三年也基本上白干了。一个医生跟我说一年之后开了诊所,他终于是收支平衡。就是一分钱都没赚,赚的所有钱就是付房租和付护士的费用,甚至有医生是关了他们的门诊到我们的平台,这是为什么我们2016年开了第一家500平米10个诊室的诊所,全部是为了医生提供这个平台,而我们没有任何全职的医生。

这个模式是很简单的,是共享空间,上午,下午,晚上,个性化的配置、降低成本很重要。2016年开了第一家后我们在线上做了一个合伙人招募活动,6千多个医生出资4千万,2017年3月份将在四个城市也开了见面会,30天内募资了1500万来自257位医生。

在我们行业里面这么多人说跟医生的关系好,不管是APP还是药企,关系是基于利。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医生把钱给平台的?我相信没有任何人听说过这句话,有没有听说医生会把钱给一个药企?我们这天30天医生给了1500万,让我们共同建这个场所。2017年开了另外四家合伙人的共享的专科及日间手术中心,1千平米,10个诊室,深圳在10月份开业了,上海即将开业,广州12月份开业,成都也是12月份开业。到今天为止,我们布局在全国是最大的。

开一个门诊,很多传统的概念是从第一天开业可能需要两到三年,但是其实我在每一个城市里面已经有前期两年的铺垫,跟医生的关系都好。所以我也不怕别人明天就开这个场所,他本来没有医生,今天听到有其他平台在做这件事情,但是我也知道他的经营情况,没有医生,没有病人,没有关系。我们在深圳开业之后,第二个月已经突破了模型。就开业的这几个月已经完成了1500台的手术,深圳的第一个点在四个月已经收支平衡。这在行业里面是不可能的,这因为我们已经有医生的数量,传统企业、医院有10个医生,希望有1千个病人,我可能有200个医生,每个医生5个病人,财务结果是一样的。

现在有哪些医生,我也可以贡献,各个地方的医生集团加上医师都是我们服务的对象,因为在体制外自由职业的布局有三个角色,政府负责政策,医生负责品牌,患者运营,临床知识,临床服务,还有第三块是谁给他们提供场所、医疗平台?那就是我们。我现在已经把他的整个中心落地到深圳广州,他连看都没有看,就已经决定签了。因为我们的标准、模型、价格都是一模一样的,不管你去哪里。

最后回到药企,因为医生的角色也有另外一个特点,他在患者就医的过程中,用途和重要性永远超越平台或者医院或者药企,病人都会听一个人的消息,如果是来自哪里是最有信任感的?其实是他的医生。所以我们有多方的药企合作,通过这些平台和步骤,可以把整个交易完成在平台上。不管是什么,病人的诊断出来之后,忘掉了我们会提醒他。过了三天他又不吃药了,我们用医生的口号去跟病人聊,他吃完了,我们也有医生的口号。最讨厌的是病人好了不继续吃药,我们也要提醒他,为什么要继续吃。这些都是要有专业的思路的。

杏仁的目标真的是希望改善医疗,如果我们能够解决医生的问题,相信真的可以解决患者的问题,让他有更好的就医体验,谢谢各位。

活动更多精彩内容,详情请戳:


在线机器人报价 http://www.easyliao.com/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