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我们要互相亏欠小说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11-19

这里提供《》小说,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苏怀染江浔安的小说,小说人物形象饱满,值得一读。从她的嘴里听到顾豫泽三个字,无疑是踩到了江浔安的雷区。男人面上的平静出现了裂痕,他俯下身,节骨分明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,迫使她只能转过头来对着他。

《我们要互相亏欠》精选:

从她的嘴里听到顾豫泽三个字,无疑是踩到了江浔安的雷区。

男人面上的平静出现了裂痕,他俯下身,节骨分明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,迫使她只能转过头来对着他。

他用最平淡刻薄的嗓音,一字字陈述事实——

“我出了三个亿的投资,顾豫泽把你送给我。”言罢,他讥诮着低笑,“这可比当初你给我的定价高多了。”

他说的当初……

是以前她拿了他父亲的五十万而离开他。

往事重提,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,苏怀染紧攥着床单的手心里早就已经冷汗涔涔……

从未愈合好的伤疤又一次鲜血淋漓的被扒开。

她愣怔着,神情茫然无措就像个被遗弃的流浪猫。

好一瞬,她也只是用颤抖的嗓音道:“你胡说!豫泽不是这样的人……”

“那你以为你丈夫是什么样一个人?”他冷冷质问,捏着她下巴的手加重力道,虽然是质问,却也一个字也不想从她嘴里听到。

“豫泽……啊……”苏怀染依旧想要辩解,男人蓦然间扯过她的身子,他的手按在她的肩头,粗粝的指腹在她颈间游走,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准备掐死她似的。

“苏怀染,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。”

他明显是懂了怒,抓住她睡裙的一角,不顾她的挣扎直接用力扌斯开。

睡裙之下她的双月退笔直纤长,在灯光的映衬下尤为素白,男人眼里隐隐起了火花。

苏怀染已经吓坏了,眼前这个人已经陌生到她根本已经不认识了……

她哽咽着说:“江浔安……你不能这样对我。”

可这次他并未打算和她说什么,用她的睡裙当做结绳捆住她的双手,他只需要用一只手就能很好的控制她。

苏怀染挣扎的更厉害,眼里早就已经绷不住了一个劲儿往下掉,顺着眼角滑落到枕头上,最终消失不见。

她的眼泪滴在男人的手背上,他稍稍停下,睨着她盈满痛苦之色的脸,冷声问:“觉得委屈吗?”

答案是肯定的。

“江浔安,你别忘了你是有家室的人!”她控制不住的哽咽,还不曾来得及消化这件事情。

他并不在意,“染染,男人都是一样的,何况还是曾经的女人。”

他云淡风轻说着,却刻意把曾经那两个字咬重,似是刻意在强调着他们只是曾经而已。

“不……不能这样!”

江浔安没再给她挣扎的就会,握着她的双手牢牢置于头顶上方,她不安的扭动身子试图想要避开他的触碰,可越是这样,却是让这把火烧的旺盛。

黑暗之中,苏怀染听到了皮带的金属扣被打开的声音……

她的情绪临于崩溃的边缘,“江浔安,我嫁人了!我有丈夫,我和我丈夫发生过关系,你不嫌我脏……啊……”

突如其来的惨叫声,男人强势地闯进她,不带丝毫怜香惜玉,犹如被生生劈开的疼痛。

她痛的面色发白,痛的浑身痉挛。

男人没有立即有动作,而是居高临下睨着她苍白的脸颊,道:“染染,你丈夫在更早的时候就把你送给了我,那天晚上不记得了?也没关系,马上会让你记得。”

说完,他没等她有任何反应,随之按着她的肩膀大动。

而她像是失了灵魂的提线木偶,木然到仿佛连疼痛也无动于衷。

那天晚上……

苏怀染终于想明白了这阵子顾豫泽为什么会这样冷漠对她,明明她以为经过那次之后他们两人可以好好过,却没想到等来的还是他的越来越冷漠,甚至像完全变了个人。

原来,原来事情的一切竟然是这样。

是真的很疼,可是疼的却又不仅仅是身上,还有一种从心底延伸而出的难以言说的疼痛,那是她从不让人触碰的伤疤。

苏怀染清楚地记得四年前的分手那天,他双眸里带着赤红,冷冷看着她说——

‘小染,你给我的地狱我,我会如数奉还。\\’

现在这一切,应该都是他的报复。


河北晨阳涂料有限公司 http://chenyang.com/chenyang/zeren/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